这是一个专注于心理文化旧书循环传播的网站,欢迎您的到来!
商品分类
倾听时刻:精神分析室里的孩子
  • 倾听时刻:精神分析室里的孩子

倾听时刻:精神分析室里的孩子

法国儿童心理障碍专家阿夫纳拉代表作品,精神分析师主要通过“倾听”的技术来分析孩子的内心。可以被倾听的不只是语言,孩子的举手投足、对沟通的拒绝态度、家长的表现,甚至孩子在精神分析过程中的沉默不语,都是精神分析师倾听的内容。

作者:帕特里克·阿夫纳拉 著 严和来 黄可以 译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
开 本:16开
ISBN:9787559831873

品相:全新

快递:包邮

价格¥37.00¥40.00

方式
借书:押¥30 + 费¥3.0买书:售¥30
品相
九五品
快递
¥7
须知
已知悉《图书租售规则管理》
数量
分类: , 标签:

图书管理中心

通知公告

有闲置的心理学图书可以卖给我们

图书管理员

买书客服在线咨询

收书客服在线咨询

编辑推荐

法国儿童心理障碍专家阿夫纳拉代表作品

译者严和来为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委员、法国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会(SPF)临床精神分析师、中国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拉康学组副组长

一部结合了福尔摩斯和波洛式洞察力,以及理性与仁爱的精神分析作品

探索儿童常见精神症状背后的潜意识根源,分析青少年心理疾病的家庭社会成因

案例涉及儿童焦虑、强迫、抑郁、多动等心理问题

精神分析师主要通过“倾听”的技术来分析孩子的内心。可以被倾听的不只是语言,孩子的举手投足、对沟通的拒绝态度、家长的表现,甚至孩子在精神分析过程中的沉默不语,都是精神分析师倾听的内容。仿佛侦探一样,透过对所有这些的捕捉与分析,精神分析师从症状中理解属于孩子的独特故事,又从故事里找到意义,并提供能够改善症状的分析。

驱散童年的阴霾,也是为成年注入光亮。本书为你开启了一段精神分析的探案之旅,呈现出倾听的治愈意义。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一部由诸多儿童精神分析的实例构成的精神分析作品,字里行间穿插了精神分析师醍醐灌顶般的专业分析。案例涉及的症状有儿童焦虑、强迫、抑郁、多动等,每进入一个案例,就好像走进了一位精神分析师的工作现场。随着分析的展开,病例被层层解析,隐藏在症状背后的故事浮现出来,而这种揭示往往就是治愈本身。

精神分析师的工作室是一个封闭场所,这是的必要条件。即使病人是孩子,精神分析师和病人之间的交流也必须服从保密规定。这种保密性确保了精神分析的有效性,它是分析工作的一部分。本书作者在充分尊重这种保密性的前提下,将自己在儿童精神分析领域的宝贵经验提炼总结,浓缩在这样一部著作中。对普通读者来说,可以从这些精彩案例中直接领略精神分析的魅力;对专业读者来说,这部现代法国精神分析界权威人士的作品,具有较高的临床参考价值。

本书译校者均为国内拉康派精神分析领域的知名学者。本书属于“我思万象”系列图书。

作者简介
帕特里克·阿夫纳拉(Patrick Avrane,1946— ),法国著名精神分析师,精神病医生,作家。法国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协会(SPF)前任主席,学术期刊《SPF通讯》现任主编。他长年从事儿童心理障碍,有多部相关理论著作,本书是他的代表作。阿夫纳拉的作品多从大众熟悉的题材比如文学形象、著名人物等入手进行写作,以巧妙的构思把精神分析的精彩之处呈现于笔端。他还著有《福尔摩斯与无意识侦探》《关于金钱的小分析》《房子:当无意识在场》《祖父母的肖像画:一个家庭故事》《爱的悲伤:一个真理时刻》等。

译者严和来,巴黎第十三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访问学者。现为南京中医药大学教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委员、法国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会(SPF)临床精神分析师、成都精神分析中心创始会员和分析家、中国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拉康学组副组长。译著有《儿童精神分析五讲》(合译)、《智力心理学》(合译)、《潜能》(合译)、《宗教的凯旋》(合译)、《欲望伦理:拉康精神分析引论》(合译)、《维特根斯坦的反哲学》、《百分百荣格》。

译者黄可以,南京大学法语系翻译理论与实践专业在读博士,译有《哲学带不来幸福》。

校者姜余,巴黎第七大学精神分析学博士。现为东南大学人文学院教师。法国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会(SPF)临床精神分析师、中国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拉康学组委员、成都精神分析中心分析家、江苏省心理卫生协会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译著有《儿童精神分析五讲》(合译)、《智力心理学》(合译)、《宗教的凯旋》(合译)、《百分百多尔多》。

目录
章 倾听话语 / 1

第二章 咨询地点 / 28

第三章 提出请求的时刻 / 47

第四章 辞说 / 70

第五章 创伤小说 / 96

第六章 症状的词语 / 121

第七章 会面中的物品 / 144

第八章 儿童精神分析师 / 168

译后记 / 188

媒体评论
儿童的精神分析实践意味着一种飞跃,即儿童作为完全的主体被认识到。

——《倾听时刻》中文版序

精神分析师要做的就是倾听,不要试着重构文本,不要试着建立时间线,不要试着搭建故事。

——帕特里克·阿夫纳拉

作为儿童精神分析工作者,我们要结合自己的故事与经历。别无他法,只有这样才能在别人那里找到自己的答案,做好自己的实践。这正是这本书想要传递的内容,也是这本书*能打动人的地方。

——姜余

作为儿童精神分析师,阿夫纳拉先生带着自己的故事,对临床经验进行叙述与思考。他告诉我们,每一个孩子都是*,他们需要倾听与交流,他们的真实状况、隐私与欲望需要得到尊重,他们的生存困难需要得到理解与认识,要抓住那些和孩子工作时的关键时刻。

——严和来

试读
精神分析实践要求一定程度上的放弃。放弃对痊愈的要求,放弃将精神分析视作一种医学会诊,或是医学会诊的一部分;放弃“只追求痊愈”,并不意味着不希望病情有所好转。恰恰相反,这种放弃意味着不要为了改善症状而改善,从而让症状有消失的可能性。当我们能够不再时时关切安德罗玛克的恐惧有没有消失,而试着理解这种恐惧、找到背后的原因时,小姑娘就有可能不再害怕电梯了。精神分析师的工作不在于根据某种模糊的理论给出某种强力的技巧。精神分析往往是最后一根稻草,但如果说精神分析可以解决其他疗法不能解决的问题,那并不是因为精神分析师比其他医师掌握了更多的知识,更多的是因为精神分析师有能力接受意外。没有任何词汇书会把“姐妹”和“电梯”两个词联系起来,没有任何教材会把对电梯的恐惧和姐妹的失踪联系起来。而在这个故事中,最惊讶的还是精神分析师。直到会面前,他都是一个不知情的人。

安德罗玛克对这一联系的了解在无意识中通过她的症状表现出来,爸爸对这一联系的了解通过他的焦虑表现出来,而妈妈对这一联系的了解通过她向丈夫提出建议表现出来,她建议丈夫来见我,向我讲述姐妹失踪的故事。

不要因为自大而犯错误。所有的精神分析师,在这一刻或那一刻,都会遇到这个困难。正是对这个困难的挑战,无意识的实践呈现出来。弗洛伊德清楚地表达了无意识的重要性。“普遍自恋,人性自爱,到目前为止遭受了三次来自科学研究方面的严重冒犯。”这三次冒犯分别是:哥白尼的冒犯——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达尔文的冒犯——人是一种动物;以及精神分析的冒犯——“我不是我自己家里的主人” 。这就是精神分析师应该坚持的观点。弗洛伊德的冒犯符合我所说的文本失效。

在提到布鲁阿代尔的时候,拿他去和夏洛克·福尔摩斯做比较,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表面比较。在 1885年,弗洛伊德听到的这个思考来源于《血字的研究》,篇介绍这位著名侦探的文章,发表于 1887年。我们知道,福尔摩斯的一个主要原型也是医学教授,那位医学教授将他的医学艺术教给了柯南·道尔。在他们的时代,福尔摩斯的方法和弗洛伊德的方法在放置医学知识边角料的角落里相逢了。柯南·道尔和弗洛伊德,两个人都是医生,但他们都还俗了。他们各自用自己的方法摒弃了医学实践。

弗洛伊德梦想的精神分析师教育“也包含了似乎和医学毫不相关的、在他自己的职业活动中亦没有接触到的学科——文化史、神话学、宗教心理学和文学。没有对这些领域较好的了解,分析家大部分时候就会封闭在对现有知识领域的理解之中”。这种远离中心的教育观,与我们发现的柯南·道尔赋予其小说主人公特性的观念,发生了共鸣,他的主人公同样具有各种各样罕见而惊人的知识储备。同样,当夏洛克·福尔摩斯介绍自己的咨询活动时,他的顾客会让我们想到弗洛伊德的病人,我们对此应该不会感到惊讶。

“他们都是有特别的问题并且希望我能指出这些问题的人。我听他们的故事,他们听我的评述,然后我把酬劳放进口袋。”

“您是想说,您能在不离开您房间的情况下解决一个其他人了解各种细节却也无能为力的问题?”

“正是如此。”

苏格兰场警察按照惯例收集一切细节,就像按照疾病分类参考去理解症状一样。仅仅是走到现场,估测儿童不安的程度,判断这个多动,那个孤僻,识破强迫症或者正在发生的失调,这样远远不够。临床实践者要成为的是好奇的医生或者独特的调查员,从而得以应对症结。有时候,当精神分析师像侦探一样工作时,就会有惊奇发现。

暂无评价内容。

成为第一个评价“倾听时刻:精神分析室里的孩子”的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88-888-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mxlheyyq@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